导航菜单

“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”郭海博:锤錾铁板里的艺术人生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 
中新社石家庄10月20日电 题:“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”郭海博:锤錾铁板里的艺术人生

  作者 李晓伟 陈昊 俱凝搏

  “把人做好,把事做好。这是我的信念。”工作中休息的片刻,56岁的工匠郭海博放下了手中的锤子和錾子。

  郭海博是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“郭氏铁板浮雕艺术”的传承人,同时因为铁板浮雕绝活,2004年,他被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授予“民间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。凭着近30年千锤百炼、不断创新的匠人精神,郭海博将铁板浮雕这门工艺,升华为一种艺术。

  “打铁的。”郭海博常常这样自称。走进其位于石家庄的工作室,微笑的女孩、顽皮的男童、矍铄的老人,还有老屋、古井、瘦马,一一浮现在铁板上。或忧郁,或高亢,或平静的情感,也浸透到这一块块铁板中,让这些原本冰冷的金属,渲染上艺术的温暖。

  “铁板浮雕以手工锤锻的方法,直接在铁板上创作。”郭海博介绍道,创作一幅铁板浮雕作品,要经过绘画、拓印、背面锤锻起凸、正面錾阴纹、打磨、火烧等十几道工序,人物性格表情、物品肌理、花纹等都是利用铁板原色及特质,通过锤锻、抛磨、烧色、蜡染等呈现出来的。“任何一道工序出了问题,整幅作品就要作废。”

  戴着厚厚的眼镜,围着靛蓝劳动布围裙的郭海博,又埋首工作。只见他左手持錾,右手执锤,在铁板上上下翻飞,叮当作响,看得人眼花缭乱,听得人震耳欲聋。一錾錾下去,铁板上浮现出了另一番光景。“创作一幅小的浮雕作品,大概要锤几万次,大的要十几万、二十多万次。”

  “这是一门孤独的艺术。”郭海博感慨道。在创作铁板浮雕过程中,他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,一干就是两三个月,期间噪音相伴,基本听不到其它声响。“仿佛世界只剩下了自己。”在进入工作状态后,郭海博常常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常年埋首在铁板浮雕艺术中,郭海博也是遍尝艰辛。“创造铁板浮雕噪音很大,对耳朵是一种折磨。”长期挥锤敲打和铁板的震动,还对他的骨骼尤其是肩膀造成了伤害。但“打铁匠”依旧乐此不疲,“钻进了这门艺术,这些艰辛都不算什么”。

  作为一门首创的艺术,郭海博更懂得创新的重要性。铁板浮雕从无到有,从萌芽到现在的枝繁叶茂,始终离不开创新。郭海博举了个例子,在以往烧色工艺基础上,他又探索出铁板“蜡染烫彩”工艺,为铁板浮雕带来了更多的色彩,让这门艺术更加五彩斑斓。

  随着铁板浮雕艺术的日臻成熟,郭海博头上也爬满了白发,他开始感到力不从心。令他欣慰的是,大学毕业的女儿郭墨函主动传承了父亲的事业。现今,她已经初露锋芒,成为铁板浮雕石家庄市级传承人,创作的铁板浮雕作品也呈现出自己的特点。

  谈到未来,郭海博表示要将铁板浮雕创新一直进行下去,同时更多地走进校园,让学子们接触到这门艺术。“把铁板浮雕传承发扬光大,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
 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